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女警花变身网络作家 借古代奇女子折射现代女性独立精神
来源:北京头条客户端 | 张恩杰  2021年06月10日08:29
关键词:《扶摇》 天下归元

她叫天下归元,本名卢菁,曾是江苏镇江一位女警花,有着20年的从警生涯,治安巡逻、抓赌抓嫖缉毒工作都干过。现在她是镇江市文联的一名专职作家,但她尚未将自己熟悉的领域书写成警事侦探小说,而是另辟蹊径,创作《扶摇》《凰权》等多部古风言情传奇小说,塑造了一个又一个具有现当代独立女性之精神的古代传奇女子。

就在最近,天下归元最新创作的网络小说《辞天骄》在潇湘书院上线,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在上海专访了她。谈及这部新作背后的人物设计及精神内核,她表示,在新作里,女主角铁慈的身份地位在她已发表的所有书当中是最高的,她是一位皇太女,但她依旧处于被封建皇权男性所俯视的地位。“我通过对这些古代奇女子的书写,就是想表现一种自我渴求平等、尊重和可选择自由的权利。”

谈新作人物设计:尝试男女性别反串会导致什么样的乐趣

对于《辞天骄》的创作灵感和小说人物设计,天下归元表示,她搞创作写了十几年,很多东西就像水一样很自然地流出来。而在主角人物设置方面,其实有一个反串的设计,女主角在某种程度上是女扮男装,男主角是男扮女装,因为各自的身份身世等方面的原因,导致了彼此性格的反串。

“想到这一点是因为那段时间我一直在网上浏览冲浪,发觉目前年轻的读者们常用一个词叫‘反差萌’。我就想尝试一下,在一个短期之内,男女彼此性别反串,有可能会导致什么样的碰撞与乐趣?”天下归元称,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有乐趣的事情,在彼此欺骗或者说在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真实性别的情况下,女人是如何去履行男人的职责,而男人如何去做一个女人。“当然最后性别肯定是要重新去调换回来的,每个人都要各回本位,不过角色体验本身就是比较有碰撞,这就是乐趣点所在。”

另据天下归元介绍,《辞天骄》中女主角铁慈这个身份,是她所创作的所有女主角当中身份最高的。“因为以前我喜欢写草根逆袭,对于网络小说来说是一个比较受欢迎的梗。草根一步步往上走的时候,读者也会比较有代入感。但是创作这本书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之前有一本书中女主角是一个比较强硬的带着男性气质的女性,因为她太过于强硬而让人觉得太过于冷峻。所以这次我就想综合一下,写一个非常有魅力的女性,带有一点点的男性气质,但她本身是温和亲切的,能够包容一切的。”

天下归元认为,一直以来女性很少在整个社会群体里面处于一个完全的领导地位,总的来说目前应该还算是男权社会。而她所设定的这个女性是属于男权社会的顶端,但同时还要承受男权社会对她的歧视和责难,亦或是另一方面的审视。“这种情况下如何去维持自我表现自己,同时将这些男性收拢在你自己的羽翼之下,也就等于说她去扮演了一个男性的角色,但同时也不失去女性的温柔。” 天下归元表示,她当时想写的就是这样一个人物。

论作品精神内核:借古代奇女子来折射现当代女性精神

在天下归元的过往作品里,总是透着一种权力的色彩,包括《扶摇》《凰权》,还有《辞天骄》,这是基于怎么样的一种创作背景呢?

对此,天下归元解释称:一方面是因为她从小喜欢看历史,对古风传奇类相对来说比较熟悉与擅长一点,人总是要写自己擅长的东西;另一方面跟现实有关系,她内心潜意识里希望女性能够获得更高的地位和更大的舞台,希望女性有走上去,被所有人看见,并且有掌握一定的权力的机会。“这是我内心某一个想法的折射,不是说我自己想要去向往权力,而是说我希望整个女性群体在这个社会当中会拥有更高的地位。”

天下归元进一步补充说明,其实她创作的小说中,所有的人物设计都有一个内核所在,都有相应的联系性。她一直书写的就是独立女性,虽然是写的是古代传奇女子,其实是现当代的女性精神的一种折射,就是说书中女性所有的精神实质是从现当代优秀女性身上吸取的。

“比如说我笔下的扶摇是一个比较潇洒的人物,有点小痞气,但她的骨子里面是一个非常强大而勇敢的人物。另外包括凤知微,也包括这本新书的女主角铁慈,她一路去抗争,去捍卫自己本身的生存权的时候,她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其实就是一个女性在一个困难又狭隘的环境里面,如何去挣扎出属于自己的一个天地来。”天下归元称,她过往的书里面所有女性表现出来的其实就是一种渴求平等、渴求尊重和选择自由的权利。

谈从警对作品的影响:在警校里女生是一个相对弱势的群体

对于过往作品所反映出的精神内核是否与自己的从警生涯及职业性格有关系?天下归元表示,是有一定的关系,警察生涯的确对她个人的性格形成有很大的影响。“我当警察当了17年,再算上警校就读的时间,那就20年往上了,这足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内在。我这个人性格比较强势,不会依赖任何人,更不会依赖男性,我所有的事业就像我小说所说的话,‘孤的天下,孤自己挣’,所有东西我靠自己来获得。”

天下归元还透露,在招警考试中,女警察往往是很难录取的,但她那时选择了孤注一掷。而在警校里面,女生占比仅20%,是一个相对弱势的群体。“如何去做一个优秀的职业女性,既重于工作本质,也能表现出自我认同与价值,这是现在的职业女性应该去思考的东西,也是我这些作品里面的人物去思考与面对的。”

那么作为当代女警察,是如何将女性特有的细腻情感融入到这些古代言情小说中?天下归元称,她觉得女警察身份和她的爱情没有太大关系,因为女警察只是一种职业。作为女警察,她所拥有的对爱情的向往和其他的女孩是一样的,该细腻的时候细腻,该粗放的时候粗放。“我自己是怎么融进去的,因为我就是一个不依赖于爱情但同时也向往爱情的人。我曾经跟人家说,小说其实是对爱情一种梦幻的寄托,我们所勾画的是一些很美好的乌托邦一样的东西,现实生活里有时可能没有那么美好的爱情,但总要有一些美好的东西展现给别人看。”

令记者疑惑的是,天下归元有20年的从警生涯,完全可以将这些经历作为现实题材去创作警事侦探小说,为何她不去写自己所熟悉的专业领域,却另辟蹊径创作多部古风言情小说呢?天下归元回应称,因为当时她还是警察,作为警察想写刑侦题材有很多很难触碰的敏感点。“如果你想去深入地写,带有迫切态度去写的话,就需要更多的平衡。而我想写得更复杂一点,更贴近社会现实与人性,就比较难,所以我迟迟没动笔。”

天下归元同时表示,其实她在作品里面也有对警察职业的一种投射。无论是破案,还是侦查,抑或是警察职业所表现出来的精神也好,古今一同,都是可以体现的。她所创作的小说虽然是虚构的,但并不是无根之木,也不是天空之城,而是扎根于地,跟现实有一定关联的,只有这样才会击中读者内心引起共鸣。“我现在离开了警察职业,成为了专职作家,再过几年我的思想阅历更成熟一些,我可能会专门写一部警事侦探小说。”

谈作品IP改编:是一种好风向,但不要一拥而上

对于自己创作的网络小说《扶摇》《凰权》被IP改编成影视剧,在天下归元看来,这是一种大势所趋。“好的优秀的作品被影视圈看中去挖掘,然后把它影视化,其实是一个很好的风向。但是由于前两年是改编的大潮,现在就都要收敛一点,如果急着一拥而上,很可能导致作品在改编过程当中没有得到应有的最妥善的对待。”

天下归元认为,有很多作品写得是挺好的,但是改编当中发生的因素太多,导致改编走偏的因素也很多,所以到最后出来的作品未必都能尽如人意,这是一个很遗憾的事情。“我觉得这件事本身是好的,但是需要所有人静下心来去做,因为它是一个大家群策群力、所有人共同努力的作品。”

对于原著作者来说,会否担心IP改编后的影视剧失去原著中一些原汁原味的东西?演员的表演技巧能否贴合原著里对人物的刻画?天下归元称,其实她从来也没有奢望过要原汁原味,在改编过程中,因为各方面的原因去有所增删与改变是非常正常的事,她都能理解。“关键问题是在剧本改编环节,我自己参与过编剧的,我很清楚这里面存在的变数太多,有的时候不是某一个人的事,也不是某一群人的事。另外我们是不会去评点演员的演技这方面的事情的,因为还轮不到我们去考虑这件事情,所以演技我从来没有想过。好在那两部改编自我作品的电视剧选的演员都还挺不错的,在演技上面没有什么好让你去担忧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