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00后作家饶溢童:文学需要大胆
来源:封面新闻 | 荀超  2021年06月10日07:48
关键词:饶溢童 《星星之卵》

“人类最大的武器,乃至生命最大的力量,便是创造更多生命。”这是00后作家饶溢童写在奇幻冒险小说《星星之卵》中的一句话,也是备受读者追捧的一句话。书里,这位被赞“危险且只有20岁”的年轻作家,为读者呈现了一个充满奇思异想的世界:毁灭世界的神龙,超越人类极限的兽人,拥有特殊能力的墨水……瑰丽新奇的想象,惊艳奇幻的人物设定,淋漓尽致的文学功底,获得韩寒、路金波、苏有朋等众多名家力赞。近日,远在日本的饶溢童接受封面新闻记者独家专访,分享他对创作的理解。

新书被赞“令人惊叹的想象力”

“直白,简单,大胆的表达才是最好的”

饶溢童是作家饶雪漫之子,他从小就展现出了不凡的写作天分和能力,14岁开始大量观影并撰写影评,成为业内小有名气的影评人;17岁时执导知名创作型歌手周兴哲的单曲《如果雨之后》同名MV,点击破亿。新书《星星之卵》,是饶溢童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全书共计13万字,讲述了在新历时期(虚构),一只叫秋吉的狐狸在复活挚友凉助的过程中,在危险的异世界里面对种种杀机,拨开层层迷雾,最终发现真相,面对自我的故事。

尽管新书上市不久,但《星星之卵》颇为畅销,目前已经进行紧急加印。知名出版人路金波看完该书后评价道:“初登文坛的新人小朋友,用令人惊叹的想象力,构建了一个充满浪漫色彩的冒险世界。神龙、兽人、拥有特殊能力的墨水——每一个设定都打开了小路同学的新世界大门。不得不感叹,现在的年轻人真的都太会想,太会写了。后生可畏,值得期待,未来终究是属于你们的。”

看到那么多读者喜欢自己的奇思妙想,饶溢童开心的同时,对于此类题材的创作也显得理性十足。“我认为绝不能把小说,特别是幻想小说,看成是其他艺术形式(譬如电影,漫画)的次级版本。这么说或许有些自大,但写小说的时候光想着‘如果这里拍成电影……’就会和拍电影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小说一样,弄不出好的成品。作品有属于作品本身的流动,图像和音乐的流动可以很美,文字的流动一样可以很美。比起拼尽全力用大把字数去‘模仿’一个电影场景,我个人更喜欢一种自然而然的阅读体验。”

读饶溢童的作品,很多人会被他的语言天赋所震撼,连韩寒都说“饶溢童将会是一鸣惊人的天才作家”。但饶溢童并不觉得自己拥有所谓的创作天赋,在他看来,自己的作品之所以给人以浓厚的文学感受,只不过是因为“有些时候大家或许会忽略汉字本身的美,只是堆叠很多复杂却又难懂的词句,归根结底可能是一种对批评家的畏惧。但直白,简单,大胆的表达才是最好的。绕着大弯子说,就显得没什么自信,不敢说,可文学需要大胆。”

写书的初衷是“一种实验”

“我不提供一份契约,我提供一段旅程”

有网友读完《星星之卵》,认为自己参加了一场“奇思妙想的冒险之旅”——主人公为复活挚友而四处奔走、开始远征,还需要在危机四伏的异世界揭开自己的身世之谜。也有人认为,这是一部内容积极向上,故事天马行空的治愈系文学作品。

而作为创作者本人,饶溢童有着自己的解读:“将人变成野兽,或者是将野兽变成人,我认为任何一个作品,最终都得完成其中一个目的。当观众买一张电影票,选一本书,或进入剧院,他们实际上希望自己的本能可以被作者拉起,像摘去面具的野兽一样尝到属于生物的喜怒哀乐,这是一种表演的契约。这个创作的初衷可以说是一种实验,我不提供一份契约,我提供一段旅程。”

《星星之卵》从创意到最终出版,花了饶溢童5年时间。对他而言,写作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为此,他将市面上有关故事塑性、编剧技巧,以及电影和小说的共同点相关的书几乎都看了一遍。

“有关历史、哲学、生物学的书,我也来来回回读了不下四五十本,但或许是出于一种恐惧,到了最后,我忘个精光。”说到这里,饶溢童笑了,“我感觉作家都有一定‘自虐癖’,比起作品能不能卖、主题大家是否叫好,我们更关心并希望每一次创作都能像一种纯粹的暴力一样,压榨我们身上的每一缕灵魂,直到它干涸。”

创作当然需要市场,饶溢童也在紧张地等待读者的检验。但他并不执着于此,甚至颇为通透。“没有人知道什么会卖座,这是大家都明了的常识。这个回答也可以说是写给所有创作者看的。在现代,自由平等主义不断遭到技术革新和意识分裂的挑战,尽管互联网将大家拴在一起,但实际上人与人的内心却是渐行渐远。我们不再关心环境问题,能源问题,甚至也不再关心自己的内心到底追寻何种感动。而所有的创作者,当我们以一种近乎可笑的方式去对抗这个世界的虚无,你的努力可以说不可或缺。”

作为“文二代”,饶溢童的成长过程中受母亲饶雪漫影响很多,比如坚强。“2008年,我读三年级,互联网还是个新鲜玩意儿。同学们闲着没事在网上搜自己的名字玩,搜到我的时候,出来的是一篇有关我和我母亲的,充满侮辱性的文章。班上的一个男生当着我的面读完了全文,我回家大哭一场。网络时代的暴力是一种系统性的东西,只要你活在21世纪你就至少一定会经历一次。当然如果你家里有小有名气的人,那么你会比别人先体验到。不过好在我至少有学到母亲三分之一的坚强,现在已是完全不在乎了。”

除了阅读、写作之外,生活中的饶溢童也非常喜欢“Furry”文化(Furry一般指兽迷,喜好具有人格或其他人类特质的拟人化动物之虚构角色的人)。“我认为这不仅是一种艺术表达的类别,也是一种对拟人主义的反思。很多人或许没注意到,我们为所有东西定上价值的方式,就是单纯讨论‘人有多喜欢这个东西’,有些时候也挺无聊的。”

在采访最后,他还特别推荐大家去阅读以色列作家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三部曲,“会让你对这个世界有一个崭新且有趣的认知,买不着吃亏。”